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陰陽鬼探之鬼符經 > 第888章 大結局
    天亮時,我們回到了五神谷,不過在我嘴里,那還叫五毒坑。名字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開心就好。凌挽歌在這兒住了幾天后,便告辭回了徐州,臨別時,左嫽他們都沒遠送,我單獨把她送出天坑的。

    站在崖邊,陣陣清風徐徐吹來,撩起凌挽歌的秀發在空中不住表揚。這妞兒自從化解宿命后,神情之間少了一絲戾氣,多了一份嫵媚。此刻在手電光中,顯得楚楚動人,特別的迷人!

    “好了,你不用再送我了。記得有時間,去徐州看我,不過……最好別帶左嫽,免得她吃醋。”凌挽歌笑了笑說。

    我哈哈笑道:“越這樣,她越會吃醋的。”說到這兒,頓了頓又跟她說:“你如果在徐州住的氣悶,就搬過來一塊住,最好帶個男朋友過來。”

    凌挽歌微笑著搖搖頭,跟我說:“別開玩笑了,在我離開之前,我想知道,你現在真的忘了林羽夕嗎?”

    這話讓我心情頓時變得不美麗了,嘆口氣說:“順其自然吧,刻意去忘記一個人,可能會適得其反,更難忘記。隨著時間的消逝,總會被埋在心底的。”

    “那,左嫽會開心嗎?”

    我淡淡一笑,反問她:“你怎么不問問我會不會開心?”

    凌挽歌無奈的聳聳肩:“好吧,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會處理好這些矛盾的。我要走了,祝你和左嫽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我也笑道:“我祝你早日遇到白馬王子,帶到五毒坑給我們瞧瞧。”

    凌挽歌白我一眼,但卻帶著一股笑意,只聽她說:“不扯了,再見!”跟我揮揮手,眼神復雜地最后瞧我一眼,轉身走了。

    我在風中呆呆地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心中不勝唏噓。若說對這妞兒沒半分喜歡,那是假的,但卻遠不是對林羽夕那種喜歡。也許,她算是我一個與眾不同的紅顏知己吧。

    五毒坑在這些過慣苦日子的泥里村民勤勞付出下,修建了房屋和祠堂,開墾荒地種植糧食。在一年之后,根本不用我們再花錢從外面買糧食,完全可以自供自足。這期間,劉宇魔和老姐終于完婚,小胖、李雁羽母女以及黃美英母子,在參加完婚禮后,返回了西嶺。

    他們臨走之前,說好了叫我們過幾天也去西嶺,因為小胖和花落回去就張羅婚事,我們豈能不去喝喜酒?

    在我們去西嶺之前,老姐想撮合阿光和阿冰這對璧人,哪知阿冰堅決搖頭:“我生是丁漁的人,死是丁漁的鬼,這輩子不嫁了!”

    這可把我嚇壞了,以后還不能在一塊愉快的玩耍了?于是暗中跟左嫽商量,這次離開五毒坑,就不回了,免得給阿冰念想,真要為我守活寡。時間久了,這丫頭肯定會回心轉意,重新選擇阿光的。

    我們說走就走,并且也不想跟老姐同行,他們倆新婚燕爾,整天在一塊如漆似膠看著怪肉麻的。并且每天都在催,我和左嫽啥時候結婚,這個我還沒想好,左嫽見我不開口,始終也在裝糊涂。

    我知道虧欠左嫽太多,這次出去過下二人世界,順便培養培養感情。我們倆商量好后,借口說要先去趟徐州,于是提前溜之大吉。

    在路上左嫽明白我的心事,故意走錯路,從大麻山前經過。本來挺好的心情,一下子一落千丈,不過現在已不同往日,只呆呆的遙望了會兒,便跟左嫽說:“走吧,一切都變成了回憶!”

    出了大山,左嫽問我咱們這就去西嶺嗎?我想想這么早過去,小胖和花落挺忙,肯定顧不上招待我們倆。閑著沒事干,還不如去其它地方散散心。我說挺想念龍家村的,咱們轉道從那兒過去吧。

    龍家村我們那個破屋子,現在沒人敢住了,此刻雖然門扉大開,里面卻空無一人。這本來就是我家,也不用顧忌那么多,我和左嫽直接進去。倆人一番打掃,將屋里的坑填平,收拾的干干凈凈,倒也像個家了。

    只不過是沒伙食,只能跑到山上打了幾只野味,撿了干柴回來,晚上坐在院子里,一邊燒烤一邊閑聊,十分愜意。

    左嫽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說:“童女只有一個,那么替身墓里的那個小晴,它又算什么呢?如果說是輪回轉世,可它并沒有轉世啊。”

    我遙望著古墓方向,不由勾起了林羽夕為我去獻身的往事,心里又起一陣陣漣漪。我嘆氣說:“那純粹是騙人的,無非是白蓮教妖言惑眾的一種謊話。本身這個替身墓就是假的,怎么可能會有童子一說呢?”

    左嫽還是想不通:“如果說是假的,那怎么會出現在第二卷鬼符經里?”

    我當即說道:“很簡單,第二卷鬼符經本身就是抄錄本,肯定被某人修改過。我和林羽夕能夠看到里面不同內容,如果所料不錯,應該是兩卷經書都被雨娘獲得了,被她做了手腳之后,流傳于世,算到我們會找到這兩卷經書,有助于入世修行。”

    左嫽點點頭:“有些道理。”說完后,低頭呆呆望著篝火,好像在想什么心事。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你一直還沒給我提第三個條件,現在就咱們倆,可以說了吧?”

    左嫽搖搖頭:“我都說過了,第三個條件不說了。”

    我歪著頭問:“是不是條件里關于林羽夕的?”

    “不是!”

    “那是什么?”

    “不想說。”

    “不說?好吧,你再嘗嘗我的呵癢大法……”

    我這兒還沒動手,這妞兒已經是驚弓之鳥般格格笑著躲開了。只聽她說:“我說我說,第三個條件是,你必須娶我……”說完臉騰地紅了,掩面逃回屋里。

    我一愣,原來是這個條件啊,難怪后來她一直不說了。我從地上一跳而起,沖進屋子說:“你早提啊,我又不是不答應。你看今晚夜色這么美,又是在我家,不如現在就結婚吧?”

    “滾開!誰跟你結婚了?你再碰我一下,我就一頭撞死!”

    “好,好,好,我滾!”

    “滾回來!”

    “哎呦,你……你要對我做什么?唔唔……”

    【全書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