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地鐵詭事 > 第九十九章 惡戰
    白尊仁就算是宗族高手,但是面對八大高人之一的青衣仙,顯然還是不敢怠慢,我看到那一團黑霧漸漸消散,幻化出來了一個人形,正是一個身穿民國服飾的老年男子,他冷笑一聲,立即閃身躲避,然而青衣仙的幾張符箓卻如同長了眼睛,隨著白尊仁而去。

    青衣仙冷笑一聲,說道:“老東西,還想跑?別說是你,就算是白家老鬼白河圖親自來了,也不是老子的對手!”

    白尊仁顯然沒想到青衣仙的符箓竟然如此厲害,興許之前他與青衣仙并沒有過正面交手,白尊仁閃躲不過,干脆定住身形,雙手一推,一股強大的陰風迎面而來。

    青衣仙嘿嘿一笑,朝著遠處的符箓輕輕吹了一口氣,忽然間轟然一聲,符箓竟然在空中炸裂,爆炸聲將整個車庫震得嗡嗡作響。

    與此同時,青衣仙深吸一口氣,真言脫口而出:“臨!”

    真言出口,整個車庫之間忽然像被清風拂過,我看到遠處車庫里的那幾雙眼睛都開始止步不前。

    而白尊仁顯然更慌,符箓就在他面前不遠處炸裂,再加上他已經被犀角鎖定了身形,無法繼續如同厲鬼一般飄蕩,爆炸的沖擊力襲來,白尊仁一個踉蹌,直接摔倒在地。

    而他身邊不遠處的白尊智也顯然受到了威脅,從老貓的身上翻滾下來。

    老貓這家伙倒是靈活,看到白尊智失去平衡,立即閃身而上,紅繩直接捆了過去。

    白尊智一聲慘叫,身體和紅繩接觸的位置立即冒出黑煙,濃煙滾滾,腥臭味道傳來,白尊智厲聲喊道:“大哥,五弟,你們快走!”

    而白尊信被犀角打出了實體之后,再也不能輕飄飄地在半空浮著,他雙腳落地,臉上露出暴戾表情,惡狠狠的瞪著大黃。

    大黃仍在和張朵爸爸不停的搏斗,顯然沒有意識到白尊信虎視眈眈的眼神。

    我看到白尊信準備向大黃動手,心里頭著急,也顧不上車庫邊上還有不少小鬼正朝著我們走來,我趕緊朝著大黃那邊沖了過去。

    “大黃,小心白尊信!”

    可惜我喊聲出口的時候已經晚了,白尊信一邊鬼拉線,另一邊已經朝著大黃伸出手來,白尊信五指鋒利如刀,朝著大黃臉上抓去。

    大黃對抗張朵爸已經有些力有不逮,如今哪里還有能力對抗白尊信,只聽他一聲慘叫,臉上竟然已經掛彩。

    大黃氣得怒罵了一句:“王八蛋,竟敢劃了我俊秀的容顏!”

    話音未落,大黃放下張朵爸,直接朝著白尊信撲了過去。

    青衣仙看的著急,連聲喊道:“黃庭軒,你的斬鬼劍哪去了?”

    大黃也顧不上回應,只是不停地砍著白尊信,而白尊信動作太快,活像個閃電一般左閃右避,大黃根本無法奈何得了他。

    我心里頭焦急萬分,大黃拿出斬鬼劍的時候,他的步法和劍術分明是高手風范,怎么現在忽然就變得這么笨拙了?難不成……

    想到這里,我忽然想起了大黃胸前的那個奇怪的玉石,當初好像是大黃取下了那塊玉石之后才立即變得厲害了。

    這是因為什么呢?難不成那塊玉石是個封印?只要帶著那塊玉石,大黃就不能夠發揮全部實力?

    我趕緊吼道:“大黃,快變身!快變身!把玉石拿下來!”

    大黃百忙之中還不忘回頭瞪了我一眼,罵道:“放屁!還變身,你丫當我是變形金剛啊?!”

    大黃話音未落,張朵爸又攻了上來,他和白尊信兩個一前一后,將大黃圍在了中間,青衣仙在一旁看了,無奈說道:“黃庭軒,你當年堂堂斬鬼劍威風八面,怎么現在淪落成這個德行了?”

    大黃一邊被圍毆一邊還振振有詞:“你他娘青衣仙不還是八大高人嗎?你高在哪了?這仨老鬼你一個都制不住?”

    青衣仙估計也是吃不得激將法的人,一聽大黃這么說,當即又掏出來好幾張黃紙,冷笑道:“讓你看看老子的手段。”

    說完了這句話,九個字,青衣仙竟然已經寫好了這幾張符箓,他猛地出手,喊了聲:“咄!”

    符箓紛飛,竟然像鳥兒一般朝著白尊仁飄了過去,青衣仙望著符箓,冷笑著說道:“白尊仁,怪就怪你遇見了我,這便投胎轉世去吧!”

    白尊仁臉上露出驚詫表情,顯然對青衣仙的符箓大為驚懼,遠處白尊智被老貓紅繩捆住,仍是嘶聲吶喊道:“老五,快救大哥!”

    白尊信連忙放過大黃,朝著白尊仁方向沖去,而白尊仁卻擺手喊道:“老五,別過來!”

    就在這句話剛剛落下之際,轟然一聲爆響,只聽白尊仁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聲,整個身影朝著遠處摔了出去。

    然而就在符箓爆炸的一瞬間,我卻看到白尊仁面前忽然多了一堵墻,似乎是無形的氣場,這堵墻多多少少將白尊仁面前的符箓爆炸威力抵擋了一些。

    難不成是白尊信出手相救?莫非這白尊信就有這樣的能力?

    青衣仙這一次出手,顯然是勢在必得,但是他卻沒有想到這一擊竟然沒有拿下白尊仁,他臉色微變,忽然朝著車庫深處陰暗的角落喊道:“誰?!給我滾出來!”

    但是整個車庫里面除了青衣仙的回聲之外,并沒有別的聲音。

    我有些奇怪,低聲問道:“前輩,還有別人?”

    青衣仙點了點頭,說道:“剛才有人用大神通擋住了我的符箓,要不然這白尊仁早已經魂飛魄散了。”

    我臉上冷汗漸漸流下,白尊仁已經夠厲害了,莫非這里還有別的人?

    我連忙問道:“白家老鬼里面,竟然還有比白尊仁厲害的?”

    青衣仙點了點頭,說道:“白家族長,白河圖,就算是在四大家族之中都已經是名列前十的好手了,他的能力不是白尊仁能夠相提并論的,要是真的讓那個老鬼出來,咱們今天晚上只怕是兇多吉少了。”

    我本以為白尊仁已經算是白家里面頂尖的高手,沒想到竟然還有一個白河圖,而且按照青衣仙這個說法,白河圖也不過只能在四大家族之中排進前十,果然這四九城下的厲鬼們高手太多,不是我一時半會就能全部搞定了。

    這時候白尊仁從遠處緩緩爬了起來,他一張面孔鐵青著,等著青衣仙,冷笑說道:“青衣仙,你能在京城待到幾時?今天晚上你若是不能滅掉我們白家,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青衣仙瞪著白尊仁,厲聲問道:“你是在威脅我?”

    白尊仁嘿嘿一笑,忽然從口中吐出了一口綠水,顯然剛才的攻擊讓他受了重傷,他陰測測說道:“沒錯,我就是在威脅你,我不僅要威脅你……今天出現在這里的每一個人,我都要讓你們生不如死!”

    話音未落,青衣仙身子一抖,再次捏了幾張符箓拿在手里,白尊智看在眼里,連忙喊道:“大哥,你快帶著五弟走,青衣仙下手太狠,不能逞一時英雄!”

    說出了這句話之后,白尊智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忽然猛地開始掙脫老貓的紅繩。

    老貓的紅繩將白尊智兩條胳膊已經捆住了,但是白尊智為了掙脫,身上已經開始被勒出赤紅色的傷口。

    而白尊智顯然沒有停止,他繼續用力,只聽嘎巴一聲響,紅繩斷裂,老貓被白尊智撞得直沖了出去!

    而白尊信同時發難,手中鬼拉線控制住張朵爸朝著青衣仙沖了過去,青衣仙連忙扔出符箓,雙手抵擋張朵爸的拳頭。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