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地鐵詭事 > 第三十六章 吳旻的禮物
    “嘔!”我有點惡心,差點想要干嘔,然而在李廣義被殺的瞬間我身上一涼,那條在我身上、皮膚內不停奔走的發光物體開始漸漸消退了……

    “林楊?”就在這時,老貓的聲音忽然從我背后傳來,我回頭,看見老貓呆呆地站在門口,一臉驚慌地看著我:“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貓……”我怔住了,因為我發覺老貓看我的眼神有些變化,似乎有什么躲避的想法……“李廣義是迦樓羅的內奸,就像你猜的一樣,他是迦樓羅的內奸,所以我才……我才殺了他,他差點殺了我和小青。”

    陳小青呆坐一旁,連忙點頭,但是他卻始終怔怔地盯著我身上漸漸消失的那條類似于龍的東西,我知道這小子對這種東西最為感興趣,所以也不奇怪,反倒是老貓,指著我身上那條類似于“龍”的東西,問道:“我知道李廣義是內奸,我也沒有問你為什么殺他,只是……只是你身上的這個到底是……”

    “這個?”我指了指那已經開始逐漸消失的“龍”,說道:“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是么?”老貓雙目無神地看著我,呆呆說道:“那好吧,我覺得你也……我也不知道……這是什么……不過你竟然能夠殺掉李廣義,真是……真是超水平發揮了,趕緊吞噬了他的殘骸吧?”

    我點點頭,也沒有客氣,開始緩緩吞噬李廣義的殘骸,今天晚上連續吞噬了兩個金銀境界五品的厲鬼,我想我的能力一定會飆升的……

    然而在我吞噬的過程中,我卻忽然想起了之前李廣義讓我看到的那個景象,老貓將大黃一個人放在花園之中,自己則繞道另一個大黃看不到的地方和一個身份神秘的黑影子說話,那個黑影子是誰?是哪個組織的?

    地宮?迦樓羅?還是萬龍之王?

    “老貓?”我低聲問道:“大黃呢?”

    “哦……大黃啊……”老貓的聲音有些遲疑:“他因為身體狀態不太好,所以沒跟著我沖上來,我害怕你一個人不是李廣義的對手,這就追上來了,大黃還在樓下的小花園里坐著。”

    “哦……”我點了點頭,說道:“咱們這恐怖學院周圍,沒有來別的……可疑的人吧?”

    我知道老貓非常敏感,如果我說的太明顯的話,一定會被老貓聽出端倪來的,所以我盡量不去這么說,我想要讓老貓告訴我,因為我相信老貓,我覺得他一定不會隱瞞我什么的。

    “哦,沒有什么可疑的人,現在已經快六點了,天都快亮了,想必李廣義就是迦樓羅和地宮安插在我們身邊的最后一步棋了,不會再有其他的部署了。”老貓笑著說道,然而說完這話,他忽然點上了一支煙,我知道這個動作可能意味著老貓現在很緊張,想要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安。

    “這……”我想要說話,想要直接質問老貓,但是卻又覺得自己不應該說出來,之前李廣義告訴我的那些話如鯁在喉,卻又無法吐出。

    “最危險的敵人也許就潛伏在你的身邊……”

    李廣義的話,無外乎就是暗示我老貓有可能才是那個讓我一步一步不停走向黑暗深淵的幕后黑手。可是怎么可能?鐵三角的感情是根本不可能被質疑的!

    我相信老貓,我知道老貓就算不告訴我事情的真相,不告訴我剛才那個穿著黑衣服的老鬼是誰,他也一定是為了我好,老貓絕不可能是什么幕后黑手,這一點我無比相信他。

    “我想下去看看的大黃。”吞噬完了李廣義,我連忙說道。

    “好啊,我和你一起去。”老貓提議。

    “沒關系,你在這里照顧小青他們吧……還有如君她們應該也快醒過來了。”我連忙拒絕,其實不過是想要爭取一下和大黃單獨相處的時間罷了。

    老貓做什么事需要同時瞞著我和大黃呢?那黑衣厲鬼到底又是屬于誰的呢?

    下了樓,還沒走出小花園,我就看到大黃正緩慢地朝著我移動,這家伙的確是受了重傷,每走兩步就要休息一會兒,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大黃!”我連忙喊道,看著這家伙朝著我走來。

    “林楊……”大黃有些意外,也許沒有想到我會這么快解決了李廣義,或者也許是因為李廣義根本不是內奸,所以我才會這么快出來:“李廣義不是內奸?”他果然這么問道。

    “不,李廣義是內奸,被我除掉了……”我摸著腦袋,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這么快?!”大黃果然有些不相信。

    “嗯,反正說來話長……對了,大黃,老貓……剛才去哪兒了?”我鼓起勇氣問道。

    “老貓啊?”大黃說道:“這家伙嫌我累贅,說是先去救你了,怎么,你沒看到他?”

    “看到了啊……”果然,老貓也并沒有對大黃說實話,這種感覺很不好,雖然我依然信任老貓,無條件信任老貓,但是我卻總覺得老貓肯定有什么事情沒有告訴我。

    “我就是問問,你別在意,也別告訴老貓我這么問過哈!”我笑著說道。

    大黃看著我,滿臉疑惑,不過這家伙是個粗神經,肯定不會記住這么細枝末節的東西……而就在這時,我忽然看到了遠處浮現出來了一道黑影……

    基本上從凌晨三點多鐘開始,雪就已經停了,之后開始刮大風,凜冽的寒風……

    積雪飛揚,霧霾退散,現在雖然不過才過了一個多小時,但是霧霾都已經消散不見了……所以能見度已經很高,而我才能穿過花園看到遠處的那個黑影,那是個很矮小的黑影,但是卻是個很龐大的黑影……

    像是個小胖子,圓滾滾,幾乎就是個球型。

    在我看到之后的幾秒,大黃也看到了那個黑影:“林楊,那黑影是……?”大黃詫異地問道:“會不會又是迦樓羅的敵人?”

    “不太可能……”我搖頭說道:“我覺得倒像是……吳旻?!”

    猜到那個黑影的身份之后,我身子一晃,猛地朝著那道黑影沖了過去,在恐怖學院的大鐵門之前,那黑影終于露出了真容!果然是吳旻!遍體鱗傷的吳旻!

    他背著一個快遞專用的紙箱子……

    前一段剛過完了雙十一,馬上又是雙十二,所以大街上到處可見這種類型的紙箱子,他就這么托著紙箱,一步一步朝著門口走來。

    吳旻受了很重的傷,大頭娃娃套頭面具上出現了兩條觸目驚心的裂痕,我知道這肯定是和龍鱗組織交戰時候留下來的痕跡,而他的左臂也腫的厲害,右腿有些瘸了,走起路來顛簸不穩……

    “吳旻使者!你怎么了?”我連忙問道,害怕這小家伙有些扛不住了。

    “唔……林楊,或者……李念君……沒什么,我倒沒有受什么嚴重的傷,幽字軍團和冥字軍團一部分兵力直接調配給了姚廣孝處理,半路上遭到了郭奉賢的截殺,我們死戰得脫,但是卻死傷很重……”

    “幽字軍團和冥字軍團……那小兔兔呢?”我連忙問道,心中焦急。

    吳旻微微一笑,說道:“別慌,這不是……給你帶來了……”

    說罷,他身子一晃,將懷里的那個送快遞的大紙箱子扔了過來,紙箱子轟然一震,之后蓋子彈開,一張紅撲撲,肉嘟嘟的小臉從箱子里溜了出來……

    是小兔兔!小兔兔雙目緊閉,修長的睫毛一顫一顫,腦袋上還豎著沖天鬏,身上穿的則是最小號的幽字軍團的衣服。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