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地鐵詭事 > 第六十五章 尾聲
    老貓的電話很快打來,西之門的那些厲鬼終于退散了,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下一秒他們就會摸到鬼婆娑了。

    五千名厲鬼,來源于四九城的四面八方,不同的等級和不同的能力,卻同時被鬼母一個人控制住了。

    好在沒有任何人員傷亡,除了松鶴仙者受傷較為嚴重。

    我也向他們匯報了我這邊的情況,如君被我救出來了,小和尚居然是那第三個深藏不露的真人,萬龍之王在關鍵時刻幫助我們除掉了鬼母。

    老貓在電話那邊不止一次表達了他的驚訝,之后就被興奮的大黃搶走了電話,說他才是這次守衛鬼婆娑的第一功臣,第八劍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我笑著肯定了大黃的想法,可惜到最后關頭我也沒能見到大黃再舉起他的斬鬼劍。

    掛掉電話,我回頭問萬龍之王:“我那個用玄木劍的朋友,怎么樣?”

    萬龍之王瞇著眼睛:“什么怎么樣?”

    “劍法怎么樣?”

    “劍法?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怎么樣。”

    “放在趟陰人里來說呢?天下第一,有戲么?”

    “我這輩子沒怎么出過四九城,少跟我說天下。”

    “靠,萬龍之王,拿出點誠意好不好?”

    “天下第一難說,四九城第一,差不多了。”

    “這還差不多。”

    “懶得和你們這些小輩廢話了,我得去教育教育地宮那些小崽子們……”

    萬龍之王離開了。

    徐鷹揚笑著說道:“沒想到那就是傳說之中的萬龍之王,我還以為他出現必定帶著七彩祥云,乘著五爪金龍呢……”

    三爺爺笑著搖頭:“你說的那不能叫萬龍之王,那是玉皇大帝吧?”

    “念君吶!”長慶公公笑著朝著我跑過來:“剛才跟你說話那個是咱們四九城的萬龍之王吧?”

    張璋笑著說道:“肯定是!太威風了!”

    王炎和李輝也湊過來,王炎笑道:“今天算是開了眼了!”

    李輝也是傻樂:“神仙哥,你可真神氣,不比那萬龍之王差。”

    長慶公公笑著說道:“那當然,咱家看還是念君最威風!”

    如君在背后冷冷說道:“再捧他,這家伙可就上天了。”

    我笑了笑,一抬頭,陳小青又消失了,迦樓羅主人靜靜站在遠處看著。月亮還是掛在天邊,長城還是睡在山峰,一切都沒變……

    ……

    三天后,魏公村地鐵站。

    地鐵緩緩進站停下,如君挽著我下車,引起路人紛紛側目。

    “我靠!這姑娘真漂亮!”

    “我好像在電視上見過!”

    “張雨琦吧?拍《美人魚》那個?不對,好像是劉亦非!唉,又好像不太像……”

    “你看旁邊那男的,這女的這么好看,怎么還看上他了?”

    “誰知道,美女往往眼瞎……”

    如君笑了笑,回頭看著漸漸遠去的地鐵,問道:“建文帝那邊怎么樣了?”

    我笑道:“萬龍之王好像沒去找他麻煩,反正陰間是他們的地盤兒,我可就不摻和了。”

    如君點頭說道:“也對,反正你眼不見心不煩。”

    說著我們倆出了地鐵,朝著公寓走過去。

    敲門,瘋道人穿著個圍裙開了門,回頭罵老貓和大黃:“兩個兔崽子,老子做飯還要開門,你們倆坐在那等死?”

    老貓正在和下一單的客戶打電話,似乎談到了重要環節,大黃則拿著遙控器打瞌睡,腦袋一點一點的。

    我和如君換了拖鞋,進屋坐好。大黃看我們來了,一下子來了精神,笑著說道:“哎呀,如君,聽說你把這買下來了,真的?”

    如君點頭道:“是啊,這間公寓被定為兇宅了,價格是原來的三分之一,不買下來太虧了。”

    大黃嘿嘿一笑:“富婆,您這兇宅需不需要除鬼啊?”

    如君搖頭說道:“除什么鬼,我看有鬼挺好!”

    大黃無奈,這時候老貓也掛了電話。我趕緊問道:“怎么樣?這單生意如何?”

    老貓眉頭緊鎖:“依我看,還挺棘手的,但是價格公道。”

    大黃笑道:“價格公道咱就上!要是遇到硬茬,帶著四九城厲鬼們掃蕩過去!”

    老貓瞪了大黃一眼,說道:“你可別胡說八道,我可沒有這個本事,這本事是林楊的。”

    我也只剩下苦笑了:“瞎胡說什么呢,我哪兒有這本事去?充其量也就是帶幾個小鬼……”

    話說此處,敲門聲響起。

    我連忙過去開門,徐夢筠提著兩瓶紅酒站在門口。

    “快進來,徐叔那邊情況怎么樣?”我連忙問道。

    徐夢筠微微一笑:“已經很穩定了,下禮拜應該能出院,他聽說咱們這邊喝酒,可給饞壞了!”

    我們聞言大笑。

    夢筠還沒換鞋,大黃忽然咋咋呼呼喊道:“哎呀!夢筠!快脫衣服!快脫衣服!把上衣脫了!”

    我們都傻眼了,夢筠也是一臉疑惑問道:“脫衣服干什么呀?”

    大黃笑著說道:“你看你背后,有個血手印兒!”

    我和夢筠聽罷,都是會心一笑,回想起當初被印上血手印的時候還是去年夏天,那時候我們倆還都懵懂無知呢……

    沒等開飯,我手機忽然響了,低頭一看,居然是小楓的短信。

    掃了一眼,我忽然臉上一紅。

    如君敏感地發現了,轉過來看了一眼問道:“誰的短信?”

    “小……小楓的……”我支支吾吾說道。

    “說什么了?”如君一臉義正辭嚴。

    “那個……我覺得影響不好,還是你自己看吧……”說著,我把短信給了如君。

    如君看了一眼,臉也紅了。

    “如君,這怎么辦?我是拒絕還是接受?”我笑著問道。

    如君厲聲道:“你自己決定,考驗你的時刻到了!”

    “那我拒絕!一定拒絕!”

    如君一聽,微笑著靠在我懷里:“要想接受也不是不行……咱們可以先試一試。”

    ……

    北京南站,老貓和大黃站在入站口。

    我輕輕將玄木劍遞給大黃,說道:“千萬小心,量力而行。”

    大黃哈哈一笑:“瞧你這話說的,跟我師父似的。”

    老貓笑著點了點頭:“你放心,有我盯著,不會出什么事情。”

    “常聯系,有什么情況多交流。”我再度補充。

    大黃和老貓再度點頭。

    時候不早,站臺上已經播放檢票通知。

    老貓笑著揮手:“回去吧,反正不遠,改天我們倆就回來了。”

    我輕輕點頭,沒有多說。

    大黃轉身,斬鬼劍背上,淺色格子襯衫輕輕一擺,說不出的雄姿英發。用不了多久,他將會是天下第一的趟陰人。

    老貓的背影則沉穩很多,長發飄逸,步伐緩慢,但是誰也無法小看他的聰慧。

    望著他們兩個的背影,我知道在我心里封存住了一個時代的傳奇。

    一路上誰都沒有回頭,兩個人一直消失在了城際高鐵的進站口。

    南站正在播放《千里之外》的鋼琴曲,音符流淌,每一個音符都敲打在我的心上,我不由得低聲哼了出來:

    我送你離開,千里之外,你無聲黑白……

    ……

    四九城的地鐵始終奔馳在這片神奇的大地深處,除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似乎再也沒有任何能夠讓我們意識到它存在的東西。

    我之前并不是太喜歡乘坐地鐵,但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愛上了這種交通方式。

    從此以后,我乘坐地鐵經過某幾個特定車站的時候,都會悄悄喊一聲“萬龍之王”,當我聽見深淵盡頭傳來的那種陰森恐怖的咆哮和回聲的時候,我心中莫名其妙地會多出一分安全感。

    (全書完)

    完本感言

    伴隨著南站的鋼琴曲,《地鐵詭事》和大家告別了,我之前說過會在春暖花開的時候完結,也算是做到了。

    從去年七月開始一直到現在,《地鐵詭事》陪著大家,陪著我走過了夏天、秋天、冬天,終于迎來了春天,它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很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陪伴,地鐵詭事是我們共同完成的,這本書是我們共同的作品,每一個字,每一個情節,每一場戰斗,都是我們一起完成的。這是我們的作品。

    非常感謝黑巖這個平臺,非常感謝勤勞敬業的編輯君白(現在改名叫葫蘆娃了),感謝網站領導葉總的大力栽培。沒有他們,也就不會有這本小說。

    寫書是一件很辛苦的差事,需要斟酌很多事情,需要承受很多壓力。其實對于一個作者來說,靜下心來是最重要的事情,可是因為互聯網的發達,安靜的環境在如今的社會是一種奢求。

    我并不是一個職業寫手,也有自己的本職工作,但是寫書是我的夢想。為了這個夢想,我犧牲了很多東西,工作上因為寫書的分心,難免錯過了很多次升職加薪的機會,家庭上為了騰出時間寫書,也錯過了很多聚會和旅行。

    但是我并不后悔,因為給大家講故事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

    既然選擇了,就要堅持下去。

    很多朋友說地鐵詭事結束后心里頭空落落的,大可不必如此,因為一個故事的終結,注定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新書《恐怖都市》已經在黑巖網,并且只在黑巖網連載了,大家直接在站內搜索《恐怖都市》就可以了。新書里會有地鐵詭事的老朋友陸續登場,希望在新的故事里,還能看到老朋友們的身影,不管是小說角色,還是讀者朋友們。

    老朋友,我在恐怖都市里等你。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