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超級電子帝國 > 第229章 美國特色
    離開霍斯特之前,林錚嘗試著再去康柏努力一下,但結果并不理想,康柏計算機公司方面出于禮貌派了個代表和林錚接觸了一下,但話里話外完全沒有想要和麗聲電子合作的意思,林錚不得不黯然而返。

    當心情不太好的林錚看到路上一字排開的幾輛摩托車的時候,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

    幾個騎著摩托車、留著極度非主流的五顏六色的雞冠頭、身上的一副花里胡哨的如同乞丐的流氓混混擋在了自己的車子前面,時不時的猛擰一把二沖越野車的油門,改裝成直排的巨大的響聲混合著淡藍色的尾氣,配合兩邊的小混混高舉著棒球棍囂張的大笑聲,讓林錚到底眉頭擰的跟麻花似的:非主流神馬的最討厭了……

    “這些人是怎么回事?”林錚向這段時間充任專職司機的前WRC世界冠軍比喬恩·瓦爾德加德問道,本能的,林大老板認為這些家伙九成九是沖著比喬恩·瓦爾德加德來的。

    按說這事兒應該是小丁干,可惜小丁的英語基本上還停留在“哈嘍~~”、“VCD、VCD”的水平上,林大老板就決定不為難小丁了,倒是在心里下定了決心:或許回去之后可以試試讓小丁學習一下英語?

    出個國,自己這個老板還得給司機當翻譯,你說這都叫什么事兒啊。

    果然不出所料,前WRC世界冠軍哆哆嗦嗦的對林錚道,嘴皮子有些發白,“他們幾個……我欠他們錢……”

    大概是為了響應比喬恩的“號召”,前世界冠軍的話音剛落,最中間的那個腦袋剃的鐵青,只留著中間不到2指寬、染成了酒紅色的雞冠頭的小混混兩手卷成一個喇叭沖著林錚一行人得意的吼道,“比喬恩,你欠大爺的錢該還了!”

    林錚皺了下眉頭,可比喬恩這家伙難道傻了么,竟然去找這些小混混去借錢?難道他不知道只要給這些家伙一點機會,這些渣滓會把他最后的一點骨髓都榨干么?不過也是,想想都明白,這些錢肯定是比喬恩毒癮發了的時候去找這些小混混們借的,知道那些癮君子們的毒癮上來之后完全沒什么道理好講、不說讓他們賣房子,就算賣兒賣女都沒有問題,這個時候去找這些渣滓借錢實在是太正常了。

    畢竟是過去的事了,小丁暗中告訴自己,說這家伙的毒癮是真的戒了,這幾天一直沒有反常的情況,既然戒了就好,這家伙畢竟是自己的人,作為老板,林錚認為自己護著自己的員工天經地義,咧咧嘴,林錚扭頭向比喬恩問道,“你欠他們多少錢?”

    瓦爾德加德縮縮頭,“800美元……”

    “800美元?不算多,”林錚點點頭,“我替你還了,至于你欠我的錢,從你的工資里面扣。”

    “我早就還他們錢了,都還了2000塊!”瓦爾德加德忽然激動起來,指著前面的一群人口沫橫飛,“每次我還的都是利息……”

    “嗯?高利貸?”林錚眉頭一皺,隨即就笑了:說的也是,這些家伙怎么可能會老老實實的接受單純的換錢?將比喬恩當做一頭可以讓自己不停擠奶的奶牛才是他們應該做的。

    既然是高利貸那就好辦了,“瓦爾德加德,你有沒有給他們寫欠條一類的東西?以往你還掉的那些錢有沒有證據。”

    “有,沒有欠條他們怎么可能還我錢?”瓦爾德加德苦笑一聲,“至于我還錢的證據,您覺得會有嗎?”

    這倒是,自己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怎么就忘記了這些家伙是一群人渣了呢?林錚郁悶的搖搖頭,“小丁,有解決他們的把握嗎?”

    “有點難度,他們有槍,”自從這幾個小混混出現的那一刻,丁友軍的眼神很凝重,“每個人都有……”

    還沒等小丁把話說完,看到林錚幾個人在車上磨磨蹭蹭的不肯下來,中間那個的紅雞冠子頭不耐煩了,反手從后座上抽出一根鋁合金的棒球棍,得意洋洋的大聲叫囂,“中國人,識相的趕緊下來,否則別怪大爺幫你裝修車子啊……哈哈哈……”

    “哈哈哈……”其他的小混混跟著就是一陣狂笑,緊隨這家伙其后,鋼管、酒瓶子、彈簧刀之類的小混混標準裝備全都亮了出來,甚至有個剃了個光頭的女混混無比囂張的沖著林錚掀開外套讓林錚看到斜插在腰間的手槍,隨即轉過身去沖著林錚猛拍了兩下屁股,“黃皮猴子,過來親老娘的屁股吧~~”

    林大老板的一張臉瞬間就黑了,雖然某人從來都不認為打女人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但也不是那種冥頑不靈的、堅定的遵守“只要是女人就不能打”的傻蛋,在林錚看來,有些賤人就你不能對她客氣了,這種賤人屬于典型的“你不操她媽,她就不知道你是他爹”的類型,面對這種賤人,該打的就打,該揍的就揍,千萬不用客氣。

    “一群小混混而已,就算他們有槍有怎么樣?你覺得槍在他們手里能夠發揮的作用能和在你們手里發揮的作用一樣大?”林錚伸手點了前面的這些小混混兩下,眼中全都是鄙夷,“你太看得起他們了。”

    90年代中期的中國男人的大男子主義思想還是比較嚴重的,尤其如小丁這般從軍隊里出來的人,更是堅定的“軍隊讓女人走開”的大男子主義的信奉者,打個女混混實在不是什么問題,看到老板的這張臉。

    丁友軍一愣,隨即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自己習慣于從軍人和國內的角度思考問題,卻忘記了這里是美國,每個平民都可以合法持槍了,“那怎么辦?美國人好像比較講究法律。”

    “好辦,先看看他們把欠條帶來了沒有,沒帶來的話揍一頓,帶來了就把欠條搶過來再揍一頓,”上一輩子曾經多次來美國旅游的林錚骨子極度缺乏對“世界警長”以及其國民的敬意,看透了美國的本質就是“金錢萬能”的他,從來都不認為美國是一個法制國家,他從來都認為美國是一個比內無數人痛罵權力至上的中國還要“純粹”的金錢說話的國家,撇撇嘴道,“美國是個講法律的地方,也是個將證據的地方,但歸根到底是一個看誰錢多的地方,咱們幾千萬美元的身價打官司打不贏一群混混?”

    “小丁,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還是你不知道怎么樣在打架的時候不要留下對自己不利的證據?又或者你覺得自己干不過這些家伙?就憑這些家伙敢攔著咱們的路,咱們就能以搶劫罪將他們全部干掉……最多給美國的司法機構交點保釋金……從這點上來說,其實我真的挺喜歡美國這個國家的,對了,你不是一直跟我說想要揍幾個美國人么,現在機會來了。”

    丁友軍被林錚奚落的一張臉紅的發紫,幾乎恨不得將腦袋塞褲襠里去,長這么大他還從來沒有這么丟人過,更別說還是對自己這么好的老板。

    “您等著,我這就去打斷這些孫子的腿!”小丁說著,猛地推開車門就往下走。

    “著什么急?沒有我你知道他們在說什么嗎?”林錚失笑的搖搖頭,推開車門跟著走了下去,見識過小丁身手的林錚根本沒將這幾個小混混放在眼里,哪怕這些家伙看上去似乎全副武裝,又是呂雉棒球棍、又是彈簧刀和手槍的。

    一邊的比喬恩·瓦爾德加德的嘴巴張的已經能夠讓一頭河馬自慚形穢:自己聽到了什么?一個從來沒有來過美國的中國人,在說起美國的時候竟然頭頭是道、深刻的比自己這個美國人分析的還要純粹?

    當他再次看向自己老板的時候,目光中就帶上了敬畏:沒錯,當你徹底的理解了美國的本質之后,只要你兜里足夠有錢,你壓根就不用把這個國家的法律當做一回事,美國的法律就是為有錢人服務的。

    “老板……”他哆哆嗦嗦的輕喊了林錚一聲,語氣中的含義……很復雜,非常復雜。

    見識過這些混混的兇狠的比喬恩·瓦爾德加德對這些家伙很害怕,甚至是很恐懼,但同樣,心里也對這些混蛋恨得要死,甚至曾經無數次躲在被窩里設想過如果將這些不斷勒索自己的家伙殺死,但當真的面對這些混混的時候,比喬恩就發現自己之前的想法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恐懼和畏懼了。

    “別誤會,不是因為你是前WRC世界冠軍,是因為你現在是我的員工,作為老板,給手下的人提供庇護天經地義。”林錚大刺刺的道,隨即大踏步跟了過去,在林錚看來,在很多時候,公司老板和道上大哥差不多,都得要護得住手下的人、讓下面的人對自己信心十足才行。

    看著已經站在了那群小混混對面的老板和丁友軍,比喬恩·瓦爾德加德猛地一咬牙,也跟著推門下了車,盡管手腳有些發軟,可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小丁和老板,他忽然發現往日里讓自己感覺無比恐怖的這些人似乎也沒有那么恐怖了。
新浪彩票